<del id="j1jxf"><th id="j1jxf"><i id="j1jxf"></i></th></del><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l></strike>
<ruby id="j1jxf"></ruby>
<span id="j1jxf"><dl id="j1jxf"><ruby id="j1jxf"></ruby></dl></span>
<progress id="j1jxf"><noframes id="j1jxf">
<strike id="j1jxf"></strike>
<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strike>
<strike id="j1jxf"></strike><ruby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ruby>
<del id="j1jxf"></del>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孤狼之魂>第一章 千里追踪(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35828;?/dt>

第一章 千里追踪(1)

小说:孤狼之魂 作者:济北 更新时间:2018/9/18 10:13:50

九月的京都天气已经转凉,这个时候算是京都最舒服的时节。不过分冷,也不是特别热,正所谓秋高气爽,正是如此。今天正好是周末,许何从图书馆出来时已经正午十二点了,算算时间,这会儿也该吃午饭了。然而,一个高大的男人却出现在了图书馆的门口。

男人看起?#27492;?#21313;岁左右,身上穿着一件迷彩短袖,腿上一条迷彩裤子,脚上穿着军靴,板寸,浓眉大眼,一看就很正气凛然。而许何却是一身休闲装,带着黑框大眼镜,典型的一个老学究。

二人打量着对方,最终还是许何先开口问道:“白队今天怎?#20174;?#31354;来看我?您不是应该日理万机,神出鬼没吗?”

白梁笑骂道:“臭小子,三个月没去看你萧姨,惹的你萧姨一打电话就和我抱怨。一个月就那么两次通话的机会,尽?#30340;?#23567;子了。我再不来看看你,回?#19968;?#19981;得挨骂。”

“我这不是忙么。”许何道:“最近不是快国庆长假了嘛,教授他们想把手头上的工作结结,怕收假回来我们心野了,耽误研究进?#21462;?#25152;以一直在做总结,没时间去看萧姨。”

“你小子,?#19968;?#19981;知道。最近忙研究进度,前两个月呢?还不是怕你萧姨?#30340;?#25165;躲着不去。这次国庆,一定要和?#19968;?#23478;。”白梁拍着许何的肩膀说道。

许?#25991;?#20986;手机看了一眼,眉?#20998;?#20102;皱说道:“到饭点儿了,我们去吃饭?您这好不容易回来了,今天带您去吃我们学校食堂的大餐。”

白梁想着大餐啊,今天有口福了,便跟着许何一起去了食堂。总是听说京都大学的食堂很不错,这次总算有时间看看了。

然而,当白梁看见许何端上桌的大餐后,眼中满是怀疑。

“这就是你说的大餐?”白梁怀疑的问道。

许何道:“是啊,牛肉拉面,给白叔您的多加牛肉了。平日里我都吃蔬菜拉面的,这还不算大餐。”

白梁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对面的这个臭小子,想发脾气,又觉得不应该。所以,白队长只得拿起筷子吃起了自己多加牛肉的牛肉拉面。

许何看着对面埋头狠吃牛肉拉面的男人,脸上倒是与平日不同,多了几分真实的笑容。十二岁那年,父亲因任务牺牲,十六岁那年母亲因忧思伤神,积?#32479;?#30142;也过世了。之后的五年里,一直是父亲的战友兼好友白梁?#36864;?#22971;子萧瑀照顾自己,甚至?#26085;?#39038;他们亲生儿子还用心。

?#30475;?#24320;学,都是萧瑀开着车送许何去学校。而白忻却只能自己去学校,即便白忻?#20154;?#36824;小两岁。吃的穿的,萧瑀从来都是先给他;学校需要?#39029;?#20986;席的时候,萧瑀也从来都是第一个出现。

许何以为白?#27599;?#23450;会和萧姨闹,事实却并非如此。白忻从来都是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还会主动将好吃的留给他。学校需要萧姨的时候,白忻总会给老师说妈妈去参加哥哥的?#39029;?#20250;、毕业会等?#21462;?/p>

这个孩子完全继承了萧瑀的?#23631;跡?#20174;来都不会觉得萧瑀的做法对他不公平。甚至如果许何长时间不去?#27492;?#20204;,一定是白忻比萧瑀念叨许?#25991;?#21480;的多。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白忻就是他的亲弟弟。这些年他做任务的佣金有一大半都给白忻存着。毕竟长大的弟弟也是需要成家立业的,他的给弟弟存老婆?#23613;?/p>

“臭小子,干啥还不吃?快点吃,吃完我们回家。”白梁大声说道。

许何回神,真是太久没回去了,一不小心便走神了,看来确实该回去看看了,他这是想萧姨和小白忻了。只是,十一他却回不去。

“白叔,十一我不回去。”许何道。

“不回去,为什么不回去?你自己算算,三个月没回去了。你再不回去,不?#30340;?#33831;姨,就白忻那个臭小子就得烦死我。”

“白叔,十一时间长,我想去趟?#38470;?#30340;楼?#23478;?#22336;。最近做课题正好做到那块儿,我想实地去看看。”

听了许何的话,白梁的脸色立马严肃起来。

“楼?#23478;?#22336;?不?#26657;?#20320;不许去。那地方不是你这个孩子该去的地方,即便是做课题也不?#23567;?#37027;里全是沙漠,你自己不准去。”

“真的不让我去?”许何问道。

“不让。”白梁道。

许何盯着白梁看了几眼,拿出手机拨了萧瑀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许何说道:“萧姨,是我,我是小何。萧姨,我十一长假回不了家,要出去做课题。”

萧瑀道:“好好好,学习重要。回不来就不回来了,过段时间萧姨带着你弟去看你。”

“好。萧姨,白叔说不让我自己出去做课题。”

“那个顽固你别理他,安心的去吧,萧姨等你回来。自己在外面要注意安全,把电话给那个顽固。”

“好的,我知道。等我做完课题就回去看你和弟弟。”说完,许何把电话递给白梁。

白梁接过电话,还未开口,电话里就传来萧瑀带着怒气的声音:“你个傻大个,老顽固。小何都那么大了,出去做课题怎么了?你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子,不懂就不要随便对小何的学习指手划脚。让你去看看小何,你还给我看出事儿来了。吃完饭就赶快给?#19968;?#26469;,别耽误小何学?#21834;!?/p>

“老”白梁一声老婆还没叫出口,啪嗒一声,手机里传来一阵忙音。

白梁将手机还给许何,瞪着他道:“臭小子学会告状了是吧。去吧去吧,我这是管不了你了。你小子给我?#20146;?#20102;,全须全尾的给?#19968;?#26469;。”

许何道:“白叔放心,肯定完好无损的回来。?#19968;?#26469;了?#33151;?#30475;萧姨和白忻,记得让萧姨给我做好吃的。”

“知道了,我走了,你自己做好准备再走,你这臭小子给我告一状,我的回去哄哄你萧姨。”说完,白梁摆摆手便离开了。

走了几步,白梁?#32456;?#22238;来,认真的打量了一阵许何才说道:“你刚才看的什么消息我不过问,但是小何,你?#20146;?#20102;。你爸虽然想让你参军,子承父业,可是我决不允许,毕竟许家只剩你一个人了,我不能让许家绝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自己掂量着,不要忘了五年前你答应过我什么。”这话白梁说的很认真,面上也很严肃。直到白梁离开,许何还陷在五年前的回忆中。

五年前,他答应白梁不参军,好好上学。可是?#20449;?#30340;当天,他就联系上了国际佣兵组织,成为了一名佣兵。他用了五年的时间把飞龙佣兵团发展成国际上数一数二的存在,威名赫赫,战功彪炳。这期间,飞龙佣兵团从一个人变成了六个人。他有了伙伴,也更能理解白梁的反对。

可是理解不代表赞同,他是许家人,而许家人就该参军,这是父亲告诉他的。这?#25913;?#34429;然他心中有愧,却也更加坚定。总有一天,他会让白梁同意他参军。

摇摇头,许?#35859;?#37027;些往事甩开。他拿出手机拨了个?#29275;?#23545;手机里的人说道:“订二十八?#35834;脚?#32422;的机?#20445;?#20854;他东西一概不要带,去了纽约自然会有人提供。”

电话里回道:“好的老大。”说完,电话便?#36824;?#26029;了。

在图书馆门口时,许何看了一眼手机。除了看了看时间,还看到了一条短信:任务:追踪国宝战国绞丝龙形玉佩将其夺回并安全护送玉佩归国;地点?#21495;?#32422;?#36824;?#20323;人:钱世龙;佣金:三千万。时间:尽快抵达纽约。

这条短信是佣兵组织通过特殊的渠道发给他的,属于他们佣兵组织内部联络的方式之一。作为国际上顶?#38431;?#20853;,许何的飞龙佣兵团拥有最高权限。他们出国的一切证件都由佣兵组织提供,需要的武器也由佣兵组织提供。同时,飞龙佣兵团也可以优?#28982;?#24471;佣兵组织提供的任务资料。

打完电话后,许何便离开了食堂准备去学校散散步消消食。中午十三点十分,关于此次雇?#24230;?#21153;的资料便发到了他的邮箱中。

许何打开邮件,资料上写到:中鼎集团董事长钱世龙花费十三亿私下里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将战国绞丝龙形玉佩买回。钱先生准备在九月二十八日带着玉佩归国,在十月一日那天将玉佩捐献给故宫博物馆。却不料,玉佩在维也纳大酒店遗失。整件事因为是钱先生私下里进行的,国家不便插手。飞龙佣兵团需要在一个月内?#19968;?#29577;佩并将其护送回国。寻找玉佩的整个过程都要秘密进?#26657;?#19981;得将此事?#23396;丁?#38065;先生会在纽约做好接应,丢失现场保存完整。

资料介绍很短,但足够许何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战国绞丝龙形玉佩,这对于正在研?#30475;?#31179;战国史的鲁教授?#27492;?#26377;大帮助。他经常听鲁教授提起这个龙形玉佩,?#30475;?#37117;带着遗憾的语气。而这一次,他一定会把龙形玉佩完好无损的带回国。属于中国的东西,怎能么能流落在外?必定是要回来的。

许?#25991;?#30528;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佣金不要,其他照旧。

当佣兵组织将这个消息告诉钱世龙时,钱世龙对这个国际上威名赫赫的佣兵团产生了兴趣。他想看看这个不要佣金,但是会帮他?#19968;?#29577;佩并护送回国的飞龙佣兵团到底是什么人带领的。他有一种直觉,也许会遇见故人。

6

第一章 千里追踪(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del id="j1jxf"><th id="j1jxf"><i id="j1jxf"></i></th></del><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l></strike>
<ruby id="j1jxf"></ruby>
<span id="j1jxf"><dl id="j1jxf"><ruby id="j1jxf"></ruby></dl></span>
<progress id="j1jxf"><noframes id="j1jxf">
<strike id="j1jxf"></strike>
<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strike>
<strike id="j1jxf"></strike><ruby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ruby>
<del id="j1jxf"></del>
<del id="j1jxf"><th id="j1jxf"><i id="j1jxf"></i></th></del><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l></strike>
<ruby id="j1jxf"></ruby>
<span id="j1jxf"><dl id="j1jxf"><ruby id="j1jxf"></ruby></dl></span>
<progress id="j1jxf"><noframes id="j1jxf">
<strike id="j1jxf"></strike>
<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strike>
<strike id="j1jxf"></strike><ruby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ruby>
<del id="j1jx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