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j1jxf"><th id="j1jxf"><i id="j1jxf"></i></th></del><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l></strike>
<ruby id="j1jxf"></ruby>
<span id="j1jxf"><dl id="j1jxf"><ruby id="j1jxf"></ruby></dl></span>
<progress id="j1jxf"><noframes id="j1jxf">
<strike id="j1jxf"></strike>
<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strike>
<strike id="j1jxf"></strike><ruby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ruby>
<del id="j1jxf"></del>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辩王天下>第一二一章:马韩入三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35828;?/dt>

第一二一章:马韩入三辅

小说:三国之辩王天下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8/4/3 13:48:05

公元193年9月份,马腾、韩遂联合羌族、南匈奴,兵发长安,李傕、郭汜恐惧,?#40644;?#20877;次联合在了一起。

十月份,郭汜驻守冯诩郡,守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冯诩郡便大面积的失守,郭汜?#40644;?#30340;退入长安,李傕不许,禁止郭汜的人马进入长安城。

郭汜无奈,左右不得进,便在长安的周围四处游荡。马腾、韩遂赶来以后,听闻斥候来报,说是郭汜因为被李傕禁止进入长安城。现在正在长安外面游荡。

得知消息的马腾、韩遂还是二人大喜,旋即统领大军去围剿郭汜。李傕见到马腾他们?#35789;?#27769;汹,心中震惊,下令麾下人马紧闭城门,不得随意出入。

李傕并同时告诫麾下与郭汜交好的武将,不管见到郭汜怎么样的危险,都不能擅自出城相助。

李傕此举,令其麾下众人,心里面冰凉一片,他对于并肩作战多年的同袍?#20540;埽?#37117;如此狠心,你让他对于自己这些普通的手下,又如何的有安全?#24515;兀?/p>

不说李傕这里,且说郭汜正在长安西面的一个小县城里面驻扎,听说马腾他们已经到来,心中大惊。

郭汜手下的人马,在接到消息以后,心里面也是灰心一片,一股愁云惨淡的壮烈气息在郭汜军中飘荡。

思考完?#31995;?#37101;汜,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算了,?#36864;?#35201;死,也要跟马腾他们对拼一阵,让他们不敢小瞧自己等人。这就叫做“输人不输阵”吧。

待他们两军相遇以后,郭汜只剩下了不到七千的人马,马腾、韩遂并羌族联军十五万人,屯兵小县城外。

至于南匈奴他们,因为与西凉那边,分居两地,消息来往不是很通变,现在还在来攻打长安的路上。

两军对垒以后,马腾遣将前来挑战,其中先锋官正是郎敬。郎敬到达小县城下之外,让手下的人轮番骂阵,什么话难听就骂什么。

郭汜在城中,听的这些以后,心中大怒,当即便留两千人马守城,领着其他五千人马出城战斗。

两军会面以后,郎敬一声大喝,就举着大刀,向郭汜冲了过去。郭汜见到来者,只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心中微微有些发怒,举着自己手中的长枪,双腿一夹马腹,暴喝一声,也冲了上去。

郎敬和郭汜相遇以后,刀枪一磕,火花迸射,金属摩擦出刺耳的声音。郭汜双手一转,引着郎?#35789;?#20013;的大刀,抡了个浑圆,就把郎?#35789;?#20013;的兵器,给压?#23631;?#19979;来。

郎敬见状,右手握着刀柄,左手按着刀杆,就想将郭汜的长枪给反压制。

刀枪就此互相较其力来,谁也不能奈何谁。郭汜见到这样下去也不?#21069;?#27861;,眉头微皱,眼珠子一转,就有了主意。

郭汜看了一眼正在全神贯注的郎敬,突?#35805;?#33258;己手中的长枪给抽了起来。郎敬一时不防,双手打空,险些从马上栽下来。

郭汜见到如此的状况,知道机不可失。?#26438;?#30340;将长枪从左手交到右手,平放在马劲上。

左手抽出在腰间随身佩戴的短刀,双腿紧裹马腹,侧身从马背?#31995;?#36716;下来,口中爆喝一声,就直直地冲了过去。

郭汜马快,郎敬还在那里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郭汜已经冲到了跟前。只见郭汜反转刀身,从郎敬的后马蹄上?#35835;?#36807;去,郭汜的刀甚是锋利,?#26438;?#30340;就把郎敬坐下马匹的后马蹄给砍了下来。

俩人反身错过以后,郎敬马蹄失空,瞬间就被坐骑从马背上给?#23631;?#19979;来。郭汜冲过去以后,将短刀插回刀?#21097;?#24038;手牵着马缰,调转马身,右手举着长枪,再次向着被掀下马的郎敬冲了过去。

郎敬还躺在地上,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郭汜手中的长枪刺中?#25628;?#21897;,郭汜力大,直拖着郎敬的尸体,?#22841;?#20102;好一?#38382;?#38388;,地上被拉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这一幕,看的马腾那边的人马,胆战心惊。其中一人生的是面宽鼻阔,双眼宛如铃铛,唇厚而颌高。只看他身着披红大蟒袍,腰束狮蛮白玉带,脚上穿的是登风紫云靴。

只把此人看的是心中大怒,也不听从马腾、韩遂的命令,举着自己手中的?#24110;?#38081;龙吟枪?#20445;?#23601;向着郭汜冲了过去。

郭汜刚刚杀死郎敬,见到对面又冲出来一个人,这次来的这个更加的年轻。

郭汜这一次,再也不淡定了,他还以为是马腾他们瞧?#40644;?#33258;己的武艺,想要用车轮战这?#20540;?#32423;的方式,将他给击败。

暴怒的郭汜,再次转身正面跟那员小将军打了起来。而在对面的马腾见到这种情况,低声咒骂了一声:

“这个孟起啊,还是一如既往的鲁莽。什?#35789;?#20505;他才能够真的都够明白事理,处理事情能够冷?#33756;?#32771;一下。”

不说不知道,原来此人正是在羌族之中打下了大名声的,被羌族之人称为?#21543;?#23041;天将军”的西凉锦马超。

马超与郭汜交手以后,双?#21476;?#25758;,迸发出剧烈的声响。两支枪尖相互摩擦着,散发出赤红的火花,炽热的金属味道。强烈的冲击着两人的嗅觉。

还是一样的套路,两支长枪交手以后,就?#31169;?#36215;力来。马超和郭汜两个人见到这样下去也不?#21069;?#27861;,就各自抽出自己手中的长枪。

侧身而过,待转过身来了,两人再次的对拼了一计,郭汜手中的长枪,枪尖戛?#27426;?#26029;,但是并没?#24515;?#22815;阻止它的前进,一下子就击中了马超的咽喉。

虽然这一枪,因为失去了枪尖,并没有形成有效的冲击力,但是这也同时给马超一种强烈的窒息?#23567;?/p>

郭汜同样也不好受,被马超手中的长枪,刺中了左胸,不过也幸好郭汜里面穿着护心镜。并没有就这样将郭汜给杀死。但是这也同时给郭汜造成了一种强烈的剧痛?#23567;?/p>

这第一个回合,算是他们两个人,给打成了平手。见到这种情况,他们两个人岂能就此甘心,再次打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从早上打到中午,从中午打到?#36865;?#19978;,打了不知?#34013;?#23569;个回合?马腾见到这样下去也不?#21069;?#27861;,就转身对着身后叫道:

“令明,都这个时候了,你也不?#36855;?#35762;究什么了?你赶紧上去帮帮孟起。”

马腾的话刚说完,就从他的身后走出来一个身穿白色衣袍的将领,此人正是庞德庞令明。

庞德走出来以后,面色为难的看着马腾,支支吾吾地说道:“主公,你也知?#37070;?#23558;军的那个脾气。不管最终成败如?#21361;?#24656;怕我都要受到责罚。”

马腾只听得心中大怒,拿着自己手中的鞭子,在庞德的背后抽了一下,说道:

“你光想着孟起责罚不责罚你,难道你就怕我责罚你吗?”

庞德看到这样的情况,心中也知道了个大概,不管如何了,举着自己手中的兵器?#32479;?#21040;了两军阵前。

郭汜正在跟马超打得火热,一时不防,郭汜被庞德从背后打了一下,翻身倒在地上。马超会意,?#26438;?#19978;前,枪尖直掼郭汜咽喉,郭汜就此被杀。

庞德上前枭去了郭汜的首级,前去小县城招降,郭记麾下人马见到郭汜身死,心中惊惧,旋即打开城门投降。

事情结束以后,马超指着庞德就是一顿大骂。马腾正在后营查看物?#21097;?#21548;到前边的动静,出来一看,看到马超正在骂庞德。

马腾心中一恼,指着马超就骂道:

“孟起啊孟起,你让我怎么说你的好,你怎么还是那么?#27426;?#20107;啊。军?#38470;艏保?#23682;是让你逞英雄的时候,一个不妥?#20445;?#21487;能就会造成大规模的?#36865;?#30340;……”

马超看到马腾骂他,只好支支吾吾的不说话。这一幕正好被路过的马岱、马铁、马休、马云禄给看见了,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马超看到他们嘲笑自己,面色通红的冷哼一声。

马腾听到马超的冷哼,还以为他心中不满,就更是加大了絮叨?#26032;?#30340;力?#21462;?/p>

且不说这里得情况,只说马腾、韩遂联军进入县城以后。马腾与韩遂经过协商,马腾去攻打扶风,韩遂汇合羌兵去攻打长安城。

?#28784;?#38271;安城固,扶风又是长安最后的屏障,被李傕以重兵驻守,又兼之长安城固,马腾与韩遂都没有得到什么便宜,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且不说长安这边的情况。只说刘辩在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心中大怒,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刘辩麾下谋士同意了他的号令。

具体的部署如下:

兵分三路,第一路以徐盛为主将,?#25249;?#20026;副将,荀攸为谋士,兵出潼关,西去长安,在三辅之地助守。并调田丰进入并州,担任别驾之位,暂时代替荀攸处理并州的事务。

第二路以关羽为帅,张合、赵云为副将,兵出雁门、壶关,攻打河套?#38405;系?#22320;方。以贾诩为谋士,临阵?#34987;?/p>

暂?#24065;?#20851;羽的副将周仓,统兵八千驻守太原。并调张飞驻守雁门,为后方支援,若战事不利,张飞可以伺机出兵。调董昭领兵七千驻守壶关。

第三以太史慈为主将,统领本部七千人马。以元晟为副将,领三万的乌桓军,为协从军,一切均以太史慈的命令为主。并以郭嘉为?#20445;?#20853;出上谷郡。

并调黄忠、徐晃领兵一万五,陈兵上谷,以为后援,并与在壶关的董昭,雁门的张飞形成掎角之势。

0

第一二一章:马韩入三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22836;?/a>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del id="j1jxf"><th id="j1jxf"><i id="j1jxf"></i></th></del><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l></strike>
<ruby id="j1jxf"></ruby>
<span id="j1jxf"><dl id="j1jxf"><ruby id="j1jxf"></ruby></dl></span>
<progress id="j1jxf"><noframes id="j1jxf">
<strike id="j1jxf"></strike>
<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strike>
<strike id="j1jxf"></strike><ruby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ruby>
<del id="j1jxf"></del>
<del id="j1jxf"><th id="j1jxf"><i id="j1jxf"></i></th></del><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l></strike>
<ruby id="j1jxf"></ruby>
<span id="j1jxf"><dl id="j1jxf"><ruby id="j1jxf"></ruby></dl></span>
<progress id="j1jxf"><noframes id="j1jxf">
<strike id="j1jxf"></strike>
<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strike>
<strike id="j1jxf"></strike><ruby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ruby>
<del id="j1jx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