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j1jxf"><th id="j1jxf"><i id="j1jxf"></i></th></del><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l></strike>
<ruby id="j1jxf"></ruby>
<span id="j1jxf"><dl id="j1jxf"><ruby id="j1jxf"></ruby></dl></span>
<progress id="j1jxf"><noframes id="j1jxf">
<strike id="j1jxf"></strike>
<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strike>
<strike id="j1jxf"></strike><ruby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ruby>
<del id="j1jxf"></del>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狼行天下>第四十三章 问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35828;?/dt>

第四十三章 问题

小说:抗战之狼行天下 作者:大刀 更新时间:2013/12/6 21:14:34

向凯后世当特战队员的时候,也曾学过特工专业,虽然不是特别精通,但是拿到这个时代,也足够用了。为?#22235;?#35753;猴四的特情小队尽快挑起大梁,所以每天晚上,他都要对这十一个?#19968;?#21333;独进行填鸭式教育,把自己知道的东西一股脑的直往他们脑袋里塞。

这样一来,猴四他们吃的苦头就大了。虽说他们都是向凯矮子里拔将军,从一百多人里挑选出来的“知识分子?#20445;?#20294;实际上肚子里的墨水实在有限,现在突然要他们学习掌握这么高深的知识,而且时间还不充裕,这不是要了老命么?

别的不说,单就识字就是第一个难题。不管在哪个时代,只要涉及情报工作,就必须跟文字打交道,若是你连字都认不全,那还搞个屁情报?可是,最初开始学习的时候,向凯手抄了一份情报学概论给他们,猴四这帮人十一颗脑袋凑在一起,就愣是连字都没认全。

为此,他们不得不一边识字,一边学习知识。作战分?#29992;?#20154;每天要学会二十个生字或者一种数学计算方法,他们就要每天必须学会六十个生字和三种数学计算方法,然后还要外加一定数量的专业知识。而且这都是向凯规定的硬性指标,杀了头也要拿下来。

面对这个硬性规定,猴四?#36864;?#25163;下一般弟兄是个个叫苦不迭,可是慑与向凯的威风,又不敢讲条件、撂挑子,只能捏着鼻子、撅起屁股,?#39068;?#20123;东西硬往脑子里灌了。

幸好向凯额外每天多给了他们两小时的学习时间,就是上午作战分队站军姿、踢正步、队列训练的时候,他们不用训这些东西,?#36824;?#36530;在洞里专心致志的学习就是了。要不然的话,只怕向凯就是真的要砍他们的脑袋,他们也记不住这么多东西。

得益于向凯的悉心教导,再加上猴四他们十一个?#20540;?#20687;玩命似的学习,所以特情小队的队员们进步很快,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能看懂地图,并跟向凯?#25945;?#19968;些专业性较强的东西了。

作战分队和特情小队的快速成长,让向凯心里很是高兴,但是越来越迫在眉睫的弹药补充问题,却成了他心头始终挥之不去的阴影。

向凯?#32479;?#21344;武三人?#32972;?#32564;获的子弹炮弹数量极为有限,还不到一个基数。为了让这些弹药发挥出最大的训练效果,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尽量让队员们多端着空枪训练瞄准,严格控制射击训练的弹药消耗。但是,?#36864;?#28040;耗的再少,也总是在不停地消耗啊,一百多名队?#20445;?#19968;百多件枪炮,?#36864;?#27599;天只有三分之一的队员训练实弹射击,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

眼看着库存的弹药一天比一天少,向凯的心里就跟长了草似的,一天到晚都觉得堵?#27809;擰?/p>

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立竿见影的解决这个问题,就?#21069;?#38431;伍拉出去,找一伙小鬼子给灭了,用缴获的弹药来补充消耗。

但是,向凯想来想去,?#35789;?#32456;无法下这个决心。部队现在的训练完成了还不到一半,?#39068;?#26679;一支半吊子部队拉出去,只要一打起来,?#36865;?#32943;定少不了,这是不可避免的。可是,他现在手里就这么点人,一个他都损失?#40644;穡?#22914;果遭受的?#36865;?#36807;大,不说他有多心疼,单是对?#31185;?#30340;巨大打击,他?#32479;?#21463;?#40644;稹?/p>

中国军队历来重视初战,对一支新成立的队伍来说,尤其如此,初战的损失如果过大,那这支部队基本也?#36864;?#26159;毁了,因此,他不得不谨慎从事。

也许有人会说,那就让向凯像收拾河本末守那样,只带着陈占武、蒙老友和石有田单独行动,再找一伙小鬼子,照样再来上一次不就完了么?

这个办法向凯也曾想过,但最后还是自己给否决了。打河本末守那次,只能算是个特例,一来日本人以前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战术,毫无心理准备,因而被打了个冷不防,二来那次的日军丛林战水平也实在太烂,所以才能让他们胜的如此轻松。

但是向凯认为,经过那一次的教训,日本人肯定不会一点长进都没有,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日本人一定也想到了一些应对此类袭击的办法,以后再想照葫芦画瓢的给小鬼子干上那么一?#19968;錚?#24656;怕只能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这天晚上,给猴四的特情小队授完课后,向凯又开始瞅着地图筹划起来。

看来,只能打一仗了!向凯心里暗暗想道。弹药的问题必须尽快解决,这是现在的头等大事,不管他愿不?#25954;猓?#37117;只能这样做了。

“老侯,你说,咱们去凤城走一趟怎么样?”向凯的眼睛死?#34013;?#30528;地图左下角的凤城两个字,突然说道。

猴四正在闷头苦学,向凯第一次问话他竟?#24187;?#26377;听见,直到他又说了一遍,这才如梦方醒,赶紧抬起头来问道:“啊?头儿,你说什么?”

“我说咱们去凤城走一趟怎么样?”向凯把自己的话?#31181;?#22797;了一遍。

凤城是东边道镇守使于芷山的地盘,此前向凯听已经死了的四当家说过,这?#19968;?#24403;了汉奸之后,曾派人来山上跟穿山甲?#25945;?#36807;招安的事。现在穿山?#33258;?#24050;死在向凯的手下,却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大汉奸却再也没派人来过,这回反倒被向凯惦记上他了。

向凯打上于芷山主意,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的部队现在战斗力还不成气候,本着吃柿子捡软的捏的想法,只能找上于芷山了,毕竟对付汉奸要比对付小鬼子容易的多。

猴四知道向凯打的是什么主意,想了想说道:“头儿,咱要是去打凤城,是不是路太?#35835;说愣?#20877;说咱们现在?#38405;?#37324;的情况一点都不清楚,就这么贸然前去,风险可是不小!”经过这些日子的恶补,这?#19968;?#29616;在?#36130;?#26377;点战略眼光了。

“这个问题我?#37096;?#34385;过!”向凯点点头说道,“可是不打凤城,又能打哪里呢?”他伸出手指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的接着说道,“你看,沈阳、抚顺、本溪这些地方,距离倒是近了,可是这些地方日本人的力量又太强,打它们的主意只怕风险更大!打宽甸、岫岩这?#20013;?#21439;城倒是保险,不过我估计这?#20540;?#26041;肯定没什?#20174;退?#25152;以我认为,打凤城是目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

“嗨——!我看也只能这样了!”猴四凑到地图前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有一点,头儿,咱们这里到凤城二百多里,来回就是将近五百里,这还是地图?#31995;?#30452;线距离,若是真走起来,只怕六百里也打不住!这一来一去,再加上侦查、打仗的时间,我?#28866;?#30528;怎么也得个十天半个月的。你看这天越来越冷了,说?#27426;?#21738;天就会来个大雪封山,若是咱们在路上遇上大雪怎么办?”

“嗯!这倒是个问题!”向凯琢磨了一下说道,“若是部队真的被大雪堵在路上,还真是有点麻?#24120;?#36825;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给养无法补充不说,部队的行踪也不好保密!这个问题还真得好好想想!”

向凯这一说,猴四也犯愁了,眼睛直勾勾的瞅着地图,一句话也不说。

“?#19978;?#21681;们在沈阳车站没有眼线,摸不清小鬼子的火车什?#35789;?#20505;装运武器,”向凯突然说道,“要不然的话,咱们只要去满铁线上搞他一趟火车,不就什么?#21152;?#20102;?哪里还用得着在这里犯愁?”

“火车……装运武器?”猴四奇怪的问道,“头儿,你是说,小鬼子会用火车运武器么?”

“我想应该?#21069;桑 ?#21521;凯有点不确定的回答道,“沈阳有兵工厂,虽说沈阳现在被小鬼子占了,但我估计,小鬼子一定不会让兵工厂停产,说?#27426;?#29616;在还正忙着扩大产能呢!你想想,那么大一个兵工厂,一天要生产多少武器弹药?这些东西生产出来,小鬼子?#21482;?#29992;什么方法运出去?”

“欸——!还真是这么回事!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猴四惊喜的叫道,“头儿,若真是这样的话,我倒?#40092;?#19968;个在沈阳车站干活的人。”

“你怎么会?#40092;?#27784;阳车站的人?他在车站上干什么?可靠不可靠?”向凯一听,立刻喜上眉梢,“腾”的站起身子,眼瞅着猴四,一叠声的问道。

“他是我姨家的儿子,我的表哥,以前在沈阳车站干什么调……调度?#20445;?#23545;!就是调度?#20445; ?#29492;四兴奋的说道,但跟着脸又垮了下来,“人倒是可靠,就是……就是……。”

“别他娘的吞吞吐吐的!你快说,就是什么?”向凯?#40763;?#22320;问道。

“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帮忙!”猴四赶紧说道,“头儿,你知道,当?#32451;?#30340;人一向就被人瞧?#40644;稹?#25105;上了大青顶以后,曾跟我那表哥见过一次面,可人家一听我进了绺子,马上就扭头走了,根本不搭理我,所以……。”他又停住不说了。

1

第四十三章 问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22836;?/a>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del id="j1jxf"><th id="j1jxf"><i id="j1jxf"></i></th></del><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l></strike>
<ruby id="j1jxf"></ruby>
<span id="j1jxf"><dl id="j1jxf"><ruby id="j1jxf"></ruby></dl></span>
<progress id="j1jxf"><noframes id="j1jxf">
<strike id="j1jxf"></strike>
<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strike>
<strike id="j1jxf"></strike><ruby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ruby>
<del id="j1jxf"></del>
<del id="j1jxf"><th id="j1jxf"><i id="j1jxf"></i></th></del><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l></strike>
<ruby id="j1jxf"></ruby>
<span id="j1jxf"><dl id="j1jxf"><ruby id="j1jxf"></ruby></dl></span>
<progress id="j1jxf"><noframes id="j1jxf">
<strike id="j1jxf"></strike>
<strike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strike>
<strike id="j1jxf"></strike><ruby id="j1jxf"><dl id="j1jxf"><del id="j1jxf"></del></dl></ruby>
<del id="j1jxf"></del>